居民杠杆飙升 消费贷款爆棚

杠杆就是借贷,“借鸡生蛋”,用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事。当收益高的时候,借一倍的钱就多赚一倍的钱,但是当收益不好,甚至亏损的时候,借的钱入不敷出还可能连本金也搭上。


  过去两年最令大家津津乐道的无过于中国的房价问题,房地产市场量价齐升,一片火热繁荣的景象,一二线房价疯涨被限后,三四线迅速接力,也引发大家几多欢喜几多愁。但支撑房地产繁荣的是居民大规模举债,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近两年在迅速飙升。在经历过疯狂加杠杆后,居民部门还剩多少负债空间?


  居民杠杆飙升,换来地产繁荣


  海通宏观姜超在其研报中表示,中国居民部门债务率飙升速度飞快,如果考虑到长短期贷款、住房公积金贷款,我国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17年7月已经突破了53%,如果按照当前速度扩张,到2017年底预计将达到56%左右。而在2007年的时候,我国居民部门的债务率还不足20%。美国居民部门债务率从20%提升到50%以上用了接近40年时间,而中国用了不到10年,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飙升速度之快可见一斑。


  居民部门加杠杆,换来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,是近两年我国经济短期回升的主要动力。在去年新增的12.7万亿的银行表内贷款中,有45%是居民中长期贷款。如果算上住房公积金贷款,居民部门负债去年增加了7.1万亿,今年上半年增加了4万亿,同比多增近7000亿。而居民部门加杠杆、房地产市场走强,是近一年半以来经济回升的主要原因。根据我们的测算,去年房地产相关行业贡献了35%的经济增长,而今年上半年虽然有所回落,但贡献率依然有27%。


  数据显示,从负债的结构来看,居民贷款中大部分为中长期贷款,并且占比在过去两年进一步提升。而个人购房贷款也正是过去两年居民中长贷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。


  房产财富占比过高


  房贷对于我国居民来讲,是最大的家庭负债。最近,西南财经大学教授甘犁撰文表示,中国家庭出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就是房地产在家庭财富中的占比过高。根据甘犁的统计,在中国家庭的资产中房地产占比已经达到了68%,而北京和上海则高达85%。


 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梁润博士表示,“2016年,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7.35%,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1.2%。也就是说,按照居住地来算,城镇人口已经是大大超过农村人口了。从全球城市化的经验看,未来中国仍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继续城市化的进程,农村人口会逐渐转移到城市中去。因此,我国居民整体债务压力有可能再增加。”


 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“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”课题组发布的《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》指出,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。在年轻家庭中,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,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,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“用来住的”那么简单,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。


  消费贷款爆棚


  海通姜超指出,居民中长贷高增长已可谓众所周知,而真正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以来居民短期贷款增速也在大幅回升。而正是因为今年以来消费性贷款爆炸式的增长,才导致居民短期贷款的激增。17年前7个月,居民新增消费性短期贷款1.06万亿,累计同比多增7137亿元。而去年全年仅新增消费性短期贷款8305亿元。


  平安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励雅敏此前表示,家庭债务风险确实值得关注。今年银行大力推个人消费贷款,目前相当一部分的个人消费贷款中有房贷的影子,一些银行推出的无抵押个人信贷高达几十万甚至100万元,很多人拿着这笔信贷去买房子。90后消费理念也发生很大变化,身边的一些90后同事透支各类信用卡。


  针对消费贷款则出现了爆发式增长,德意志银行表示,在家庭新增债务中,很大一部分是零售消费信贷。与之有所对应的是,中国零售销售已经从低点开始抬头。


  德意志银行指出,从历史经验来看,七八成都与信用卡有关。目前,中国消费信贷正以其他经济体中罕见的速度扩增,且将继续快速增长,有望助推短期经济增长。


  然而,这并非完全是好事。德银还称,一旦中国家庭信贷占比超过60%-70%,就会开始变成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的拖累。他们测算,这种情景或许会在2020年左右成为现实。


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则警告称,中国正处于“危险”的信贷扩张路径,经济增长的主要成本“是公共和私人债务的进一步大幅增加”。


  居民举债空间即将见顶


  那么我国居民部门进一步加杠杆的空间还有多大呢?


  海通姜超指出,如果用居民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来衡量的话,就会发现我国居民部门加杠杆的空间已经不多了。我国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2007年时的不足35%,已经达到了当前的90%。美国的这一比例曾在金融危机前后突破了100%,但危机爆发后迅速下滑,当前也仅是106%;而日本的这一比例从90年代以来基本都低于100%。再考虑到我国居民不仅仅向银行借贷,还会大量向父母、亲戚、朋友借款,而后者这种隐形的杠杆是没有计算在内的,所以这里的计算实际上低估了居民部门的杠杆率,也更加说明中国居民加杠杆的空间已经不多。


  从存贷比的角度来看,居民加杠杆的空间也越来越小。存款可以反映居民的资产和财富状况,贷款可以反映负债状况,所以居民存贷比可以衡量举债和偿债能力的变化。从09年以后我国居民的这一比例就在大幅上行,截至今年7月已经达到62%的历史高点。目前我国居民的存款余额约68万亿,贷款余额42万亿,净存款26万亿,这比16年初30万亿的峰值缩水了16%,已经降至13年初的水平,因此我们预计未来居民举债空间将会越来越小。


苏ICP备12019544号-1
-